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琅琊榜 > 第13章 比試一

第13章 比試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金陵宫城朱雀门外,巍巍筑着一座皇家规制、朱梁琉瓦的赞礼楼,名曰(迎凤),自第三代帝起,大梁皇室中诸如婚礼、成年礼等庆典活动,均在此举行万民朝贺的仪式。霓凰郡主虽非宗室,但功震天下,威名烁烁,在大梁朝廷中所受到的特殊礼遇一向胜过公主。这次她的择婿大会,地点自然而然也就定在了迎凤楼。一个月前,皇帝命工部派员,于迎凤楼前的巨大广场上建了一座平台,环绕平台搭了一圈五色锦棚,以供贵族们起坐,普通官员及其他有身份的人散坐于棚外,再外面一圈是经过核查和准许可以进来远远观看的平民。而一般的老百姓,当然就被挡在了关防之外,无缘盛会,只能守在远处听听消息,聊以解闷。虽然能亲眼目睹大会全貌的人毕竟是小部分,但这桩事体的重要程度是不言而喻的,甚至可以说全天下的关注目光,现在都已经全部投向了朱雀门外的那座平台上,等待着即将开始的这场最惊心动魄的角逐。
  
  而他们之中的胜利者,将会得到的是全天下最难征服,但也最优秀的那个女人。以宁国侯府的地位,自然是锦棚里的坐客,同去看这场大热闹原本也是大家约好了的,但由于这两天风波频生,萧景睿有些拿不准是否还应该带着梅长苏出现在那么公开的场合,一时颇费踌躇。不过对于他的烦恼,当事人梅长苏却一点也不在意,既不表示要去,也不说不去,而是一面象看戏似的瞧着萧景睿在那儿踱来踱去,拧着眉头盘算考虑,一面快快活活地逗着飞流玩。
  
  “飞流啊,你想不想学拍一下就能让蔺晨哥哥笑个不停的手法?”“想学!”“学来干什么呢?”“拍他!”“可是飞流想学的话,就必须要回答一道题,答对了才能学。”“问!”“把一根很长的竹竿竖起来,竿头上挂着一顶帽子,如果不把竹竿弄断,也不许放倒,我们飞流怎么才能把帽子取下来呢?”“跳起来拿!”“可是竹竿很长哦…”“飞流跳得高!”“可是竹竿长到连飞流也跳不到那么高哦…”“跳两下!”“假如飞流不会跳呢,怎么去拿?”“爬上去!”“可是一爬的话,竹竿就会倒了。”“钉在地上!”“假如飞流不会武功,钉不动呢?”“大风!”“让大风吹下来是吗?”“是!”如果当时没有刮大风呢?”“等!”“如果等来等去,一直都不刮风呢?”“要刮!”“你是说,总有一天会刮风的对不对?”“对!”
  
  “哎呀,我们飞流真聪明!”梅长苏高兴地抬起手,飞流立即在他身边蹲下,依偎过去让他轻轻拍抚自己的脸,虽然表情仍是冷如坚冰,但眸中却充满了敬爱之意。萧景睿看着这两人,只觉得满额暴汗,全身无力。“我们太吵,打扰你思考问题了吗?”梅长苏笑着问。“……”“飞流啊,”梅长苏捧起飞流的脸揉了两下,“我们小声一点说话,景睿哥哥在想事情哦…”“苏兄…”“你在想什么事情啊,这么晚了还不出门!”随着这句抱怨出现的,当然是国舅公子言豫津,他今天穿着藕合色的新衣,头扎束发银环,显得十分英俊帅气,站在雪庐门口,理直气壮地叫着,“快点走啦,再过半个时辰连皇上都从正乾殿起驾啦,你还在罗嗦什么呢?”萧景睿叹一口气“我在想今天该不该去?”
  
  “当然要去!虽然今天轮不到我们上场,但好歹是报过名的,怎么都要去观察一下将来对手的情况吧。”“我不是说我,我是说苏兄…”“苏兄就更要去了,这么大的热闹你不带苏兄去看,那让他在京城里玩什么?還有我已經幫苏兄報名。”萧景睿仍是神色沉重,将昨天的麻烦大约说了一遍,“这种场合,所有重要人物都在,苏兄这一去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?”言豫津歪着头也想了片刻,哈哈大笑“就是这样才应该去。要是让苏兄呆在雪庐里,难保太子和誉王不会托辞来拜访,到时候谁先来后来,谁说了什么送了什么,那才叫解释不清楚呢。今天大庭广众之下,刚好让苏兄把该认识的人全都一齐认识了,乘机表示一下不受延揽的态度,这样就说不上谁捷足先登了,以后反而便宜呢。”
  
  梅长苏停止了给飞流整理发带,抬头赞赏地看了言豫津一眼。这位少爷本是不爱谋略的人,却总是能一针见血看到实质,不能不说是有天赋。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”萧景睿本也是不爱琢磨这些权谋之事,今天为了梅长苏才想了一早晨,脑袋早就想疼了,言豫津这番话立即将他说服,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好多,“如果苏兄不准备什么了,我们就走吧?”“不用了,我今天不用北比賽。”梅长苏扶着飞流的手站起来,“飞流又不去求亲,打扮什么呢,走吧。谢弼在院外也该等累了。”“咦?你怎么知道谢弼在院外?我刚才没说吧?”言豫津大是奇怪。“猜的。”梅长苏简洁地笑,当先走出雪庐,谢弼果然等在院门外的一株老柳下,见他们出来,忙迎上前去。
  
  “苏兄,昨天是我…”“何必多说呢?”梅长苏的笑容清淡柔和,并无一丝愠恼之意“我并不介意,你也不要再记在心上了。”两人相视一笑,果然都不再多言。萧景睿一方面兄弟情深,一方面对梅长苏敬爱有加,此时瞧见他们芥蒂全消,仿佛满天阴云散开,又回到了他所希望的和睦中,当然是欢喜异常,满面都是笑容。梅长苏看在眼里,面上虽未流露,但心中却暗暗叹惋。乘马车到达朱雀门后,这里已是人流如织。满城的高官显贵几乎已倾巢而出,一时间三亲四朋,上司下属,乱嘈嘈地互相寒喧行礼,宛如到了市场一般。一行人将梅长苏护在中间,也是一路左右招呼个不停,直到进了棉棚区方略略好些。
  
  言家和谢家的棚子并不在一处,但由于宁国侯和莅阳都随驾在迎凤楼上,所以言豫津直接就坐了过来,说是跟大家挤在一起热闹。飞流今天并没有忽隐忽现的,而是一直都紧紧挨在梅长苏身边,盯住每一个有意无意靠近过来的人,冷洌的气质连旁边的三个贵公子都觉得有些心头发寒。拜景玲公主昨日所赐,至少锦棚级的人物大多都已听说了关于一个少年护卫的惊人之举,所以一路上好奇探究的目光一直没有停过,只是畏于飞流阴辣的煞气,目前还没有人敢过来直接打扰他。近午时分,迎凤楼上突然钟罄声响,九长五短,宣布皇驾到来,楼下顿时一片恭肃,鸦雀不闻,只余司礼官高亮的声音,指挥着众人行礼朝拜。
  
  从锦棚这一圈向上望去,只见迎凤楼栏杆内宫扇华盖,珠冠锦袍,除了能从位置上判断出皇帝一定是坐在正楼以外,基本上分辩不出任何一个人的脸。不过对于那些楼上人而言,情况自然又不同了,居高临下俯视四方,视野之内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这时司礼官已引领今天预定要进行比试的前五十人上了平台,参拜皇帝,一一报名后方下去,按抽签决定的顺序与配对,正式开始了较量。梅长苏身为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,对于各门各派的武功却是见识广博,如数家珍,非常人所及。同棚的三个年轻人时时询问,他也耐心地一一解答,尽管台上的比试目前还未达到精彩的程度,但棚内的气氛却十分地热闹。前三场比试刚结束,本来就知道绝不会少的访客终于来了第一个。不过令大家吃惊的是,这个访客却是一开始想也未曾想到过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