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招摇 > 墨青番外 二

墨青番外 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这或许,是他能对路招摇说出口的,最露骨的情话了吧。
  可路招摇并不这样认为,她心头在不屑,她在想,他可以放下一切,不过是因为他本来就一无所有。
  她的想法让他陡然回神。
  是啊,除了这条命,他没什么可以献给路招摇的。
  本是她捡回来的,也该为她而死。
  墨青提剑走了出去,他拼尽全力引开了剩余的仙门弟子,可情况并不乐观,他知道,哪怕今日他便是将命搭在这里,微末的功力也无法保路招摇平安离去,他唯一的希望,便在剑冢里。
  他且战且退,终于退至剑冢旁边,拼死爬上剑冢,脚筋被人挑断,他根本没时间喊痛,他握住破土而出的万钧剑,满手的鲜血流满了剑柄,一时之间无数气息如同利刃一样令他感到了近似凌迟的痛苦,痛苦仿似撕裂他的灵魂,让他再也无法按捺隐忍,拼着最后的性命,他一声厉喝,彻底将万钧剑从剑冢之中拔出。
  登时!
  剑冢之中魔气震荡而出,携着摧古拉朽之势,以毁天灭地之力,涤荡万里,无数仙门人在这剧烈的气息之中连痛呼也没来得及,便悄然化为灰烬。
  墨青死死握住万钧剑,意图阻止它重新出世时的暴动。
  不能再让它继续下去了,招摇还在……
  “轰”的一声,剑冢坍塌,巨石掩埋了整个剑冢,然而在所有掉落的石块触碰到万钧剑周遭力场之时,瞬间化为齑粉。
  大地轰鸣之声持续了许久,终是慢慢的安静下来。
  墨青持着万钧剑,自剑冢之上站起身来,他回身一望,触目一片狼藉,剑冢只剩下了坍塌的碎石,而碎石堆里残肢遍野,血肉模糊,根本分不清到底谁是谁。
  心头一股巨大的恐惧霎时蔓延墨青全身,恐惧如同跗骨之蛆,钻遍了他每一寸骨头,最后蹿上了他的天灵盖,让他整个大脑嗡鸣一片。
  他撑着万钧剑,那把举世闻名的上古魔剑已经认了主,而此时他却只当它是拐杖一般撑着,支撑着他摇晃的身体,让他向前行。
  他在碎石与残肢中寻找着:“招摇。”他空空的唤着这两个字,万钧剑毁掉了一切,他甚至连回音也未曾听到。
  “招摇……”
  他并不知道她在哪儿,只是隐约感觉方才她似乎站在这儿,于是他跪了下来,以手掘石,不停的往下挖,往下找,找了整整一天,袁桀领着暗罗卫寻来,见万钧剑被墨青随手丢弃在乱石堆里,而褪去黑纹封印的墨青还跟疯了一样挖着石头。
  来不及问任何话,袁桀领着暗罗卫与众门徒在剑冢寻了三天三夜,几乎将剑冢上的碎石都搬空了,终于在最下面,发现了染了血的小银镜。
  墨青看着那银镜,一言未发。
  而旁边的袁桀也终于放弃了寻找路招摇的尸体,他命人将万钧剑取来,带回万戮门,可却陡然发现万钧剑已经认主,而主人,便是墨青。
  袁桀勃然大怒,当场叱问墨青为何要害路招摇。
  墨青只望着那面小银镜子,静默不言。
  他在仔细的听,可无论如何,不管他如何再仔细的去用心听,也听不到银镜传过来的声音了。
  那个配着银镜的女子,已经不见了。
  袁桀问他,为何要杀路招摇,墨青无言以对。当袁桀怒而举起青钢杖的时候,他也没有反抗,死在这里也无所谓。他珍藏在心底,本欲倾尽所有相护的人,最后却因他而死。
  他该陪了这条命的。
  他该死。
  而万钧剑却救了他。
  在袁桀即将一杖击碎他头颅的时候,万钧剑横插而来,挡开袁桀,浮在墨青身前,镇住了周围所有的人。
  多可笑,万钧剑在保护他。在他已经不需要任何保护,没有任何畏惧的时候,万钧剑竟然保护了他。若是刚才,能这般护住招摇……
  他被袁桀带回了万戮门,袁桀主张要将他推上鞭尸台斩首,为门主报仇,然而从南月教归来,断了一条腿的司马容却护住了他。司马容说,路招摇曾下过门主令,谁能杀了她,谁就能当门主。
  司马容力排众议,将他推上了万戮门主之位。
  墨青其实并不想配合,他无意间听过司马容哄十七。
  十七自打路招摇死后,便哭得肝肠寸断,抹眼泪将眼睛都要抹瞎了。他在背后,听到了十七声嘶力竭的质问司马容:“他杀了门主,你为什么还要护着他当门主,你也是叛徒,你也是对门主不忠!”
  而司马容却说:“招摇出事,我知道,他会比所有人都伤心,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而现在,能接手万戮门,能撑起招摇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门派的人,除了拿了万钧剑的厉尘澜,再无他人了。你不要哭,我知道海外有不死草,你去帮招摇寻一下,等你将草摘回来……”
  十七被骗了,而墨青也明白了司马容执意立他为门主的原因。
  多年师兄弟,他看穿了他心底的隐秘,也知道他对路招摇的感情,所以,为了不辜负路招摇一手辛苦建立起来的万戮门,他将门主之位,给了他。
  “招摇没有完成的梦想,你接着替她完成吧。”
  司马容如此说,墨青握着万钧剑,再无法拒绝。
  他这条命,是路招摇捡回来的,如果无法为路招摇而死,那就守护着她在这世上留下的东西,直到力竭为止。
  墨青拿回了万钧剑,魔王的封印破开,他寻回了自己该有的力量,浑身布满了的黑纹也全部消失,他在镜中看见了自己完好的脸,他不知道自己这模样到底算好看还是不好看,可不管好不好看,路招摇也已经死了,长得再好,也无所谓了。
  除路招摇之外,所有人的目光,对他而言都微不足道。
  他开始着手处理万戮门的事,开始学会使万钧剑,适应自己的力量。
  他放出话去,三月之内,必屠南月教。
  三月之后,他独身一身,闯入西南,血洗南月教,至此成为江湖之上,为他立威的一战,世人称他残暴更甚路招摇,然而只有他知道,当他染了一手血腥,立于尸横遍野的南月山颠时。
  心头的空寂,更甚这荒凉的修罗场。
  这人世,没有路招摇,他与地上匍匐的尸,又有什么区别。
  适时夜月正凉,凄风似刀。
  不管过了多久,回首一望,依旧是一片触目惊心的伤。
  墨青转头一望,司马容的院子里,路招摇与厉明书追得正欢,林明歌已经琢磨着在给小圆脸木头人把手上木头装回去了。
  眸光忍不住微微一柔,他不愿意回想起过往,因为所有的过往,都比不上现今美好。
  可也因为偶尔的回想,只用一点点,便足够让他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  司马容在树下缓了好一会儿神,终究还是从墨青的话里走了出来,他复而又多问了两句:“月珠现在还在吗?”
  “以前在,没生过什么变故,应当还在,只是她也看不见了罢了。”
  司马容闻言,垂头似苦涩的微笑当中,却不经意带了三分甜意:“月珠甚痴。”
  正适时,风一起,拂了司马容的发。墨青望着远处的路招摇,轻声道:“她在和你说话呢。”
  司马容点头:“我听到了。”他垂头看着自己的手指,眸光微微有几分轻颤,“她和我说,她很开心呢。”
  知道那人的魂魄所在,就会开始猜测身边没一阵风的意义,以前墨青如此,现在司马容也如此。不算哀伤,这倒是……一种别样的慰藉。
  只要知道她在,荒漠一样的生活,霎时就变得稍微有趣一点了。
  “喂!厉尘澜!”路招摇终于在那方逮住了到处乱窜的厉明书,“你儿子太调皮了,我是管不了了,给你扔了啊?”
  厉尘澜闻言一笑:“扔了吧,日后我们再生一个便是。”
  真庆幸,时至今日,他和他,还可以有日后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终于把番外二补上了。
  到此《招摇》网上连载部分就全部结束啦,回头出书版会多两个独家出版番外~大约有1-2万字左右。
  然后挖坑不息,填坑不止的九爷我现在要奔赴另外一个坑《与晋长安》前去填坑了~
  与晋长安是一篇微带玄幻的正经古言~
  霸气女将军忠犬变种人的故事~
  可以从阿九的作者专栏里面跳过去,也可以关注我的微博上面时刻有出版与更新信息~
  (本章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